“你一票我一票”背后 粉絲集資為何總攤上糊涂賬?
2020年06月14日 10:59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 宋體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13日電(袁秀月)最近,《青春有你2》《創造營2020》《少年之名》先后引發熱潮。為了送喜歡的偶像成團,粉絲們鉚足干勁,除了投票助力,還花錢“氪金”。在某飯圈交易平臺上,偶像選秀的粉絲集資已呈霸屏之勢。

  所謂“你一票我一票,愛豆明天就出道”,然而,隨著粉絲集資增多,賬目不明、“集資倒灌”,甚至攜款跑路等問題也不斷涌現。

  追星一定要花錢?

  為偶像花錢并不是一個新概念,早在2005年,《超級女聲》就曾引發全民投票熱潮。

  觀眾可以通過手機、固定電話來進行投票,每條短信收費從0.5元到3元不等,每個號碼最多投15票,每次比賽結束后,選手票數清零。據媒體預計,光短信投票一項《超級女聲》的收入就達上千萬元。

  也是從那時起,“追星族”開始引發社會關注,他們除了在貼吧、QQ、論壇上傳播信息,還在線下舉行拉票活動,動員路人投票。

  而隨著社交媒體的發展,以及日韓偶像產業的影響,零散的粉絲形成有組織、有分工的群體,官方后援會、粉絲站子等應運而生。追星不再是一個人的孤獨,而成為一群人的狂歡。

  追星的方式也開始變得多樣化,粉絲們除了支持作品、購買周邊產品,還可以刷數據、反黑、做應援、拍攝圖片視頻、做公益、買雜志、買代言產品等。不僅要花費精力,還要投入真金白銀。

  與以往不同的是,“追星一定要花錢”似乎已成為很多粉絲的共識。有粉絲曾揭示飯圈的隱形“鄙視鏈”:“出圖的前線瞧不起屏幕飯,屏幕飯里拼銷量的瞧不起不出錢白看圖的!痹袠I內人士分析,當下的粉絲群體已經將資本和市場的邏輯內化。

  應援一定要集資?

  粉絲們的這種心理,也給集資提供了土壤!耙蝗艘黄薄钡倪x秀早已過時,飯圈有組織的輸出成為常態。每個人出幾十塊到上千塊不等,積少成多,粉絲稱為“集中資金辦大事”,通過資源的合理利用實現利益最大化。

  近年來,偶像選秀集中爆發,粉絲集資也逐漸升溫。據媒體報道,數據顯示,《創造101》總決賽的22名選手中,有9名選手的粉絲集資金額超過百萬元,截至決賽當日,其公開集資總額超4000萬元。孟美岐更是打破單人粉絲集資紀錄,集資高達1200萬元!杜枷窬毩暽窡岵テ陂g,前20名練習生的粉絲在單一平臺上的集資額也達1300萬元。

  剛結束的《青春有你2》中,獲得第一名的劉雨昕,其粉絲后援會曾在某交易平臺發起多次集資,金額最高的一次達167.8萬元。

  為了激勵粉絲的集資熱情,飯圈還發明了獨特的方式,譬如插旗、拔旗、battle等。

  插旗,就是某位粉絲向其他粉絲承諾,當集資金額或參與人數達到某個目標時,便會追加一定金額。而拔旗則是達到目標后,該粉絲則兌現承諾。

  集資battle是不同的粉絲群體合作,以battle的名義來比拼哪邊集資金額多,與插旗相比,集資battle更能激發粉絲的勝負欲,帶動粉絲出錢。今年4月份,由于同個時段并發多個battle,某交易平臺的支付通道還一度陷入擁堵。

  集資金額意味著名次?

  此外,也有文章指出,選秀綜藝的賽制正催化粉絲經濟跑步進入爆發期。

  《超級女聲》時,為了讓偶像走得更遠,也有粉絲在網站上號召集資,集體購買聯通卡和移動卡號碼為偶像投票。不過在當時,這一行為被認為是“公開造假”,后來網站將此帖刪除。

  而進入互聯網選秀時代后,觀眾的參與方式也更多。比如2018年《創造101》曾開通四大點贊通道。節目也會舉辦一些品牌活動,觀眾購買產品可投票,票數多的選手會獲得相應資源。

  這兩年的玩法也再次更新,《青春有你2》《創造營2020》除了官方助力通道,還開辟了“奶票”,粉絲購買品牌產品可額外獲得助力機會,這也被認為是拉開差距最好的方法。

  之前,集資的錢主要用來統一購買打投的賬號,再將賬號交給有時間的人投票。而如今,粉絲們除了打投,還要大批量買奶,或通過別的渠道買“奶票”。此外還有數據維護、應援等。

  在粉絲們看來,集資是粉絲購買力和粉絲黏度的直接量化表現,也有人認為,集資輸出的票數幾乎決定是否能出道。

  粉絲集資為何總攤上糊涂賬?

  然而,看似熱鬧的粉絲集資背后,也有重重隱患。粉絲集資多由后援會或粉絲站發起,但管理人員和資金信息并不透明,監督機制也不完善。

  在剛結束的《青春有你2》中,某位訓練生的后援會就被粉絲質疑賬目明細錯誤,65萬奶票下落不明。隨后,該后援會進行重組并由粉絲監督組查賬,核查結果顯示,確實有20余萬結余此前未公布。

  另一位訓練生的后援會會長則引咎辭職,起因是集資賬目明細中有一部分被標為“倒灌”(即把之前集資的錢打到新的鏈接里,一筆錢算兩回),隨后該會長澄清,這筆錢是她自己墊付后取出的,并非“倒灌”。

  粉絲集資惹爭議并非孤例,此前也曾出現過“粉頭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”、“粉絲卷款20萬跑路”等消息。

  這種花錢為偶像應援的文化對青少年的消費觀影響也不小。去年,就有粉絲為送喜歡的偶像出道,不惜借花唄、網貸投票。

  有時,粉絲對偶像過于沉重的愛也會變成一種負擔,一不小心就會“反噬”。有不少明星就明確拒絕集資,比如胡歌、朱一龍、秦嵐、王凱、劉詩詩等。

  粉絲經濟是門好生意,但不應該變成一本糊涂賬,這需要各方承擔責任、及時監管。粉絲集資前也最好三思,不要讓打錢時的笑變成維權時的淚。(完)

編輯:符宇群
犀牛配资